您好,欢迎来到博印印章商城!
cart我的购物车 0 >

画隐晚明篆刻家梁千秋评论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4-01-17 分类:新闻
在承清馆印谱上博本中,文彭名下有十九印一醉累月轻王侯论心游侠场檀心轩自称臣是酒中仙结发受长生老大谁能更读书天外宾酒酣唱月使倒行扶顶美盘古卧恣疏顽爱酒不愧天书不求甚解琴聊以自娱帝曰大布衣啣杯乐圣称避贤谈昔居皇天无老眼何地置老夫无才不敢累明时阅尽交情好闭门

画隐晚明篆刻家梁千秋评论此印为“刀文遒劲,古雅直逼两汉”,王福厂则评价为“此刻刀法古茂,为文氏遗物无疑”。周应愿《印说》讲文彭“间篆印。兴到或手镌之,却多白文”。文彭款落“壬戌春”,即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是年文彭65岁。王福厂提及陈继儒《妮古录》一书曾记载是印。陈继儒出生于1558年,仅比文彭小一甲子,他的记录应该是可信的。梁千秋评语刻于此印印侧,作为双面印的另一面——梁千秋所刻“东山草堂珍玩”朱文印的款文。梁袠,字千秋。为何震弟子,所作与何氏形神兼得,几能乱真。自运者有出机杼者,颇有印名,对后世有一定影响。此印刀法纯熟精炼,文字平正通达,落落大方又不失婉约可爱。观其印面刀痕,已不似文彭“琴罢倚松玩鹤”那般刻意将印底铲平,笔画线条也不再刻意垂直于印底,而有一定的坡度。这也是印人自运与匠人镌刻加工的不同之处。梁千秋在边款上还阐明是印“胡可复得于江阴之贾肆中”,还述及刻治此印缘由及心绪:“乃复命予作‘东山草堂’于其一面,予惭手腕远不及寿承,而与之并列,不几东施愁乎?然想游刃之时,距今且四十载,而使予得学步后尘,亦奇遘也。丙申秋日,千秋梁袠记事。”丙申是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距文彭所刊壬戌(1562),相差三十四年。


东山草堂珍玩文彭购得四筐石材后,他的好友谼中司马汪道昆“索其石满百去,半以属公,半浼公落墨,而使何主臣镌之”。由此可知,汪氏有半百由文彭篆稿、何震镌刻的石章。文彭的身体力行作为标榜,加之汪道昆的大力宣扬,使“冻石之名,始见于世,艳传四方矣”。这位谼中司马某日北上入都,吏部尚书对他说:“公索国博章累累,仆索一章不可得。”谼中回答:“邮者浮沉耳。公诚嗜国博章,何不调而北?”于是,文彭就被调至北监任职,这也是人称文彭“两京国博”的缘故。文彭白文印实物流传不多,还有一些学山堂遗印散于私人藏家手中,所见多为谱录所著。在《承清馆印谱》(上博本)中,文彭名下有十九印:“一醉累月轻王侯”“论心游侠场”“檀心轩”“自称臣是酒中仙”“结发受长生”“老大谁能更读书”“天外宾”“酒酣唱月使倒行”“扶顶美盘古”“卧恣疏顽”“爱酒不愧天”“书不求甚解琴聊以自娱”“帝曰大布衣”“啣杯乐圣称避贤”“谈昔居”“皇天无老眼”“何地置老夫”“无才不敢累明时”“阅尽交情好闭门”。诸印皆注印材为“石印”,且风格相近,较之“画隐”之真汉品格,《承清馆印谱》所辑诸印似乎稍显板滞,也有可能是文彭篆稿,印工所刻。


印章资讯